2040年的元宇宙|正方:新冠疫情大大提振扩展现实的发展


·约半数受访专家赞成这个观点:到2040年,元宇宙将成为许多人日常生活中彻底沉浸式的一个部分。很多人预测,在当前创新技术的自然演变中,AR(增强现实)、MR(混合现实)及VR(虚拟现实)等技术将取得显著进步。

·提及最多的四个理由:逐利动机驱动人们投入大量资金发展这些工具;未来,将有比现在多得多的人意识到元宇宙的功能之广大,会日常使用它;到2040年,创造沉浸式的元宇宙在技术上是可行的;新冠疫情大大提振了扩展现实的发展。

【编者按】今年年初,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和埃隆大学互联网想象中心共同推出一份关于“2040年的元宇宙”的问卷调查,将其以邮件群发的方式发送给了超过10000名专家以及对该问题感兴趣的网友,最终收回了624份有效调查问卷,并于6月30日发表了问卷报告。

该调查中的受访者多为业界大咖,包括Meta、IBM等企业的技术骨干,作家、智库成员、创业家、经济学者、大学教师、政府职员等。

报告第四部分和第五部分分别呈现了两派对立的观点:“元宇宙将像倡导者所预计的那样全面出现”,以及“元宇宙不会像今天倡导者所希望的那样全面出现”。以下为第四部分的翻译,有删节。

约半数受访专家赞成这个观点:到2040年,元宇宙将成为许多人日常生活中彻底沉浸式的一个部分。很多人预测,在当前创新技术的自然演变中,AR(增强现实)、MR(混合现实)及VR(虚拟现实)等技术将取得显著进步。他们指出,人类一直以来都致力于拓宽边界以探索新体验,寻求进步以改善日常生活,而且热衷于逐利争权。在各类科技发明涌现、资金充裕的刺激下,人们很自然地会继续扩大、推进对交互性的探索。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非营利高等教育组织“加德纳学院(Gardner Institute)”首席执行官安德鲁·科赫(Andrew Koch)写道:

“在2022年口头、书面谈论元宇宙,和人们在1978年讨论‘互联网’的情形并无不同。当时,人们还在建设那种新科技形式的基础组件,但无人知晓10年后,更不用说20年后,基于互联网的现实(虚拟的或实际的)究竟会是什么样子。在这种语境中,基于我对元宇宙在当前所处网络空间环境的限制和约束下的了解,我认为元宇宙从根本上讲是网络空间向前发展的一环。

“我并不认为元宇宙拥有和上世纪70年代互联网一般的创新性与革命性。我更愿意将它看作一种演变上的跃进。拿未来的元宇宙比较今天的网络空间,与拿电动汽车比较由内燃机驱动的汽车并无二致。虽然驱动的方式大有不同,但其中的概念甚至许多组件都是一样的。所以,当下来看,我认为2040年元宇宙本质上将是网络空间的一部分。或许到那时,没有人会称元宇宙为‘元宇宙’,他们可能只会说这是‘互联网’或‘网络空间’。不可否认的是,这将是一个由虚拟现实和平视显示器等工具来塑造衣食住行并提供相关信息的网络空间。但即便如此,它依然是网络空间。换言之,到2040年,元工具和元手段将等同于网络体验。而且没有人会称它们为‘元’,很抱歉,马克·扎克伯格。

“元宇宙为网络空间带来的变化,与网络空间中元宇宙的演变,将赋予现有互联网基础设施新的重要性,并提升它们的重要性,包括但不限于分布式账本技术(又名区块链)。这是因为虚拟现实需要各种虚拟货币及其他形式的会计与交易机制。区块链或分布式账本技术的某种变体将成为元宇宙内交易的首要基础。”

专家们预测XR(扩展现实)和元宇宙将在2040年前显著进步,提及最多的四个理由如下:

显而易见,从技术成果中获利一直以来都是人们投资技术开发的主要驱动力。许多专家表示,他们相信,扩展现实将向前发展正是因为它的商业潜力。

美国佛罗里达州网络犯罪受害者援助机构“网络民权倡议(Cyber Civil Rights Initiative)”总裁玛丽·安妮·弗兰克斯(Mary Anne Franks)是公民权利和科技交叉议题的专家。她说:“鉴于数十亿美元身家的各个公司聚焦获利前景,毫不犹豫地把资源倾盆倒入扩展现实技术,到2040年,许多日常活动很可能都会在‘元宇宙’中发生。”

美国加州致力于推动网络正能量的非营利组织“人本互联网(People-Centered Internet)”董事长冯美琳(音译,Mei Lin Fung)写道:“到2040年,绝大多数人或许不会进入元宇宙工作或娱乐,但随着Facebook在这一课题上展开豪赌,将全公司的生死存亡置于风险中,这场元宇宙淘金热已经开始了。”

美国南加州大学科技与社会学助理教授德米特里·威廉姆斯(Dmitri Williams)写道:“那些必定发生的转变很大程度上将由资本决定,所以它们有利有弊。这些要素的制作会很精良,但可能不是特别自然。另外,它们大多不会进行统一,而是出现一系列平行元宇宙,由不同知识产权所有者运行。部分可能会合并、交互运营,但资本和反垄断有其自身特性,我们应该期待出现‘可口可乐元宇宙’和‘百事可乐元宇宙’并存的格局,而非《头号玩家》里的大一统局面。”

加拿大蒙特利尔道森学院(Dawson College)计算机科学教授亚历克斯·西蒙内利斯(Alex Simonelis)写道:“完整回答这个问题需要花一篇博士论文的篇幅。埃隆·马斯克、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杰夫·贝索斯,以及马克·扎克伯格等人会实现它。简言之:社交媒体使人上瘾,元宇宙将使人更上瘾。想象一下,只要一套200美元的头戴设备和每月10美元的会员费,你就能真的在阿尔卑斯山滑雪,或在夏威夷冲浪,或和好莱坞名人约会,或到斯坦福现场听课,诸如此类。好处之一就是以小成本获得大体验,坏处就是,更多人将沉迷其中。”

一些受访者预测2040年人们对扩展现实的日常使用将显著增多,除了目前的游戏和娱乐小众市场,元宇宙将在许多常见领域获得更为广泛的应用。他们称,如同所有科技的发展,这些应用案例、更多人类活动转入更加虚拟的场景这一情形,将引发正负两方面社会影响。

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信息系统系主任黑尔梅特·考克马尔(Helmet Krcmar)是数字转型领域的专家。他写道:“元宇宙将扩大现实世界,而非与之重叠。但它将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认知要素,互相联接的人可能会视它为对生活最大的影响。而对不能或不愿互联的人而言,一种不同的生活将会产生,因为其他人能使用元宇宙,但他们不能,新的差异将就此产生。从非同质化代币‘所有权’中产生的财富不会被均衡分配。关于元宇宙和人类生活的融合,如果没有政治对话,我们的未来可能会很惨淡。”

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事务教授、数字贸易与数据治理中心主任苏珊·阿伦森(Susan Aaronson)答道:“向沉浸式技术的转变已经在发生了。例如,(拉美国家)巴巴多斯在元宇宙设立了大使馆。韩国已经用扩展现实提供服务了。世界银行利用扩展现实评估各种贷款如何能够改变缺水国家的状况。我们看到,关于它的讨论正影响贸易。”

常驻匈牙利的复杂系统研究员玛尔塔·塞凯赖什(Marta Szekeres)写道:“我确信向沉浸式活动的转变,在发生方式上将和过去各种转变相似。就像电子邮件、移动电话等,它是逐渐的。首先,各个组织、机构及公司会应用元宇宙,随后普通大众会缓慢参与其中。我预测它将在整体上改善社会。人类可以利用元宇宙突破自己本身的限制。它拥有多方面的正面影响:

“1.人们可以不受限地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同时无碍现实世界。这能让他们免于遭受现实世界的各种限制引发的负面心理影响(挫败、好斗、沮丧等)。人们或许会变得更宽容,更友好,更能妥协。

“2.它能帮助人类不再在强制性工作上耗费大部分时间,让他们有更多闲暇开展令人愉悦的创新和活动,构建技术和社交高度发达的社会。

“3.人们以避免损耗真实世界的方式应用元宇宙,或许还有助于消除环境污染,停止对大自然和地球进一步的剥削。”

2011至2021年任Facebook公共政策总监的凯蒂·哈伯斯(Katie Harbath),现在是聚焦全球问题的科技策略公司“锚定变化(Anchor Change)”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她还在美国国际共和协会 (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任科技与民主总监一职。她评论道:“游戏已经沉浸在元宇宙中了,当下玩游戏的青少年到2040年将进入30多岁的年纪。他们将更适应这个现实:到时候不用亲临现场,也能完全沉浸式游览泰姬陵或中国长城等地标。

“从正面影响来讲,这一转变有望让我们的社会更加全球化,让我们无需花钱旅行就能体验不同的文化,接触不同的人。人们将获得更多学习机会,对世界产生影响。我希望,它能让我们的社会更共情,那时我们能真的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从负面而言,它会将人孤立开来,让人们感觉更加孤独,因为他们不再有那么多的面对面亲身互动。我们仍在研究新冠疫情期间的隔离给人造成了何种精神冲击,很明显这些科技某些时候会加重这一情况。”

法律专家、《监管算法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An FDA for Algorithms)论文作者安德鲁·图特(Andrew Tutt)写道:“依我的预见,元宇宙将如何改变人类社会?最重要的一点,它将不断促使个体在与人和世界互动的方式上愈发受到数据的驱动。同时,它会令特定的传统专长持续承压。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时间内,如果你看到树上有一只红色的鸟,除非你是专业的鸟类学家或业余的野鸟研究者,否则根本无法知晓这只鸟是红衣凤头鸟还是猩红比蓝雀。纵观人类的众多才能,从烹饪到绘画,情况都是如此。

人们能够获得有史以来最多的数据,这将减轻他们对传统机械记忆的依赖,也有望增强他们理解周遭世界的信息并向他人传播的能力。虚拟化增多也会让现实世界更为流动和易变(改造世界的成本因此降低)。一间只有光秃秃的墙壁和厨房的简陋店面,应用增强现实后,日间能变成明亮多彩的墨西哥家庭餐厅,晚间又变成活力四射的夜店。切换实体空间商业外观的能力,仅刚刚触及未来可能性的表层皮毛。时尚行业有望发生变化,在增强现实的镜片下时装会呈现不同的样貌。如果增强现实的普及程度够高,甚至交通指示牌和红绿灯理论上都可以用增强现实来切换,各个城市因此有望动态改变车流,而无需在道路上重新划线,无需更换红绿灯和交通指示牌。”

印度决策分析系统公司CoBot Systems首席执行官拉胡尔·萨克塞纳(Rahul Saxena)此前是美国思科公司(Cisco)一名总监。他说:“最初的转变应该会在游戏、娱乐和色情行业发生。单这一部分就将覆盖超过5亿人。他们将进入模拟真实世界的幻想世界。我们称之为‘幻想元宇宙’。

“接下来的一系列转变将发生于这样的情境:我们与生俱来的身体机能被成像技术和制动器增强放大,例如在实时扫描的指引下开展腹腔镜手术。这些情境需要专业的沉浸式世界,人们进入其中获得增强的能力来开展工作。医疗,尤其是外科手术将从这些转变中受益。我们称之为‘超级元宇宙’。

“商业决策是一种多维度、涉及大量分析的问题,可能会朝元宇宙发展。这很难消化理解,因为它将描绘一个异化的世界,在分析师生成的场景中展开。正如多层全球信息系统增加了地图的复杂性,决策复杂性导航应该会要求生成多个非自然的维度。我们要的不是X轴、Y轴、Z轴及时间,而可能是包含了利润、销售额、客户满意度及时间航向的元宇宙,我们称之为‘异形元宇宙’。”

在全球情报领域经验丰富的前美国军事战略家文森特·阿尔卡萨(Vincent Alcazar)评论说:“元宇宙正在成为商业化的实例,以服务游戏行业。但其最有趣的应用并不在此领域,而是在国防领域。到2040年,美国一个或多个非公开大型组织将研发及运营元宇宙的技术和元系统,与现实世界作战行动配对,以测试特定场景和特定交战的措施和战术。此举将加速决定美军可为未来战场提供哪些验证可行的技术和战术,以领先创新,超越对手。”

本·鲁特(Ben Rutt)是巴尔的摩一位专门从事认知行为治疗的心理学家。他说:“不同的人群会以不同的反应应对转变:快速采用、缓慢接受、不参与和抵触。快速采用者会拥抱元宇宙。他们会争先恐后地利用它的所有功能,对元宇宙的参与度非常高。接受速度较慢的人对元宇宙则没那么热情。如果工作有需要,他们会使用它。但他们不会过多地在个人生活中使用元宇宙。不参与元宇宙的人群则很少会关注元宇宙。他们甚至不会了解到元宇宙这个概念。有点像你们拒绝买手机的祖父。他们没有能力也没有兴趣使用元宇宙。同时也有元宇宙的人。每一项新技术都会遭受质疑。这些人会担忧虚拟世界如何改变社会。这类群体规模不大,但会积极发声。元宇宙能否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能吸引多少快速采用者,以及能让多少缓慢采用者感兴趣。科技公司会试图吸引那些不感兴趣的群体,向他们展示元宇宙是一个能够赋予他们权力的地方,一个他们可以信任的地方。”

随着元宇宙普及,企业将面临持续创新的巨大压力。用户最终可能会从中受益。然而,这些好处无法被平均分配。无法访问元宇宙的人可能会被甩在后面。创造元宇宙的人将利用人类的心理提升元宇宙的吸引力。如此一来,我们肯定能预见越来越多的元宇宙成瘾现象。元宇宙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我们的负面冲动,这一点还不得而知。2010年到2020年期间发生的一切都已表明社交媒体会驱使我们暴露出内心的黑暗冲动:政治两极分化;假新闻;一切似乎都变得更糟了。元宇宙将如何影响这一形势?谁也猜不到。

一些专家表示,预计到2040年,软件、硬件、用户界面和网络能力应该足够先进,可以创造出更精致、更沉浸式、功能更强大的用户体验。

公共事务咨询公司Arete Publica的创始人兼所有人彼得·H·赫尔蒙兹(Peter H. Hellmonds)回应说:“带宽在不断增加,计算机能力持续增强,未来开发的VR眼镜等设备会更合适,不会像今天的那么笨重。这些进步在几年内会给我们访问这些世界的方式带来划时代的变化。谷歌眼镜只是一个开始。苹果和三星可能会开发出下一个最好的产品,比如配备出色的SensoMotoric体验的时尚AR或VR眼镜。这类设备可能会先在韩国和日本宣传,之后这股热潮才会蔓延到美国和欧洲。

“我们这一代人见证了互联网的出现,从拨号调制解调器开始,迅速发展到DSL、VDSL,现在通过光纤进行千兆位连接。我们见证了计算机计算能力的飞跃,从拥有128千比特RAM的8位计算机,到2022年高端机器拥有433量子比特计算能力的可能性。我们已经看到了社交互动的出现,从Usenet新闻组和Internet Relay Chat到今天的WhatsApp、Signal和Telegram等聊天软件。我们看到了Facebook和Twitter、Instagram和TikTok等社交网络的出现,所有这些都是在10到20年间出现的。

“到2040年,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和我们发展到今天所需要的时间一样多。永远不要低估世界各地发明家和应用者的力量。我甚至可以想象,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在20世纪80年代初《神经漫游者》三部曲中描述的世界,可能会在2040年前实现。吉布森在他的三部曲中创造了“网络空间”一词。在这个世界中,人类可以通过神经移植将大脑直接连接到一个计算机平台,从而在VR世界中进行三维互动。区块链目前仍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但它对我们的生活可能产生的积极影响是多方面的。从验证金融交易到记录货物运输,再到证实国际贸易中使用的钻石等矿物的来源,我可以想象,区块链不会再局限于作为一种加密货币这一日常功能。”

法律专家、《监管算法的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作者安德鲁·图特(Andrew Tutt)写道:“元宇宙需要实时渲染技术让手持和可穿戴设备变得更强大。要实现这一技术,仍需要15年左右的GPU发展(且假设此时间线中摩尔定律保持不变)。”

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数字技术研究中心的专家斯蒂芬·唐斯(Stephen Downes)说:“威廉·吉布森想象中的全身沉浸式体验仍是遥远的未来,而且实现这一技术需要直接的神经连接。到2040年这一阶段,这项技术仍会处于研发中。我们的行动仍会限制在我们的耳机、眼镜、弹出式显示器等设备上,但这些设备会变得更轻便、更便宜、更实惠。带宽将使支持VR所需的更大规模数据传输变为可能。到2040年,关键挑战之一将被解决:内容生产将变得充裕(从游戏到VR、电影、教育模拟、直播),我们将能够录制VR内容,而不是被要求使用一个设计好的平台。到2040年,我们应该会看到相当于YouTube和TikTok的VR。

“批评者会抱怨,说人们正在脱离社会,躲在房间里,藏在VR头盔或者眼镜后面。人们会担忧有害和令人不安的内容,而且由于VR体验的真实性,人们会担忧它会带来错误的信息、宣传和洗脑。获取和使用VR设备的成本也会让人们质疑数字鸿沟正在扩大。许多人认为,VR(甚至包括增强或扩展现实)对大多数社交功能来说根本没必要,这个观点也并非不准确。关于元宇宙的另一个较少被讨论的方面是虚拟空间中物体和身份的持久性概念。我们已经可以从区块链记录和NFT这两个概念中看到这方面的迹象。”

多位专家在这次调查研究中提到,2020年初开始的大流行病刺激了数十亿美元的新投资,用于网络化数字工具的研发,以实现强劲的增强和虚拟现实体验。

乔治梅森大学传播学教授、健康与风险传播中心主任加里·L·克雷普斯(Gary L. Kreps)说:“最近的发展是由新冠疫情推动的,这需要向公众提供数字医疗保健和教育服务。必要性是发明之母,健康和教育项目在实际使用中得到不断完善。相应地,医疗保健和教育服务的消费者及提供者在使用这些新技术方面也变得越来越成熟。如今许多人已习惯使用这些新的数字化沟通传递系统。我可以预见到人们对引入更多、更复杂的类似系统的需求会越来越强。”

东北大学副教授兼网络科学研究所核心成员布鲁克·福克特·威尔斯(Brooke Foucault Welles)表示:“受新冠大流行期间广泛的远程工作和学习额外推动,企业在未来15-20年内投资开发硬件和软件以支持元宇宙似乎不可避免。”

“人本互联网”董事长冯美琳写道:“几年来,新冠大流行加速了许多城市和国家的数字化转型水平。我们正在建设五年前没有机会获得资金的基础设施。因此,最初为元宇宙开发的设备和软件将更快出现。它们将被用于增强现实世界中的人类活动——允许被空间和时间隔开的人从事20年前基本上只是面对面的活动。”

朱塞佩·里瓦(Giuseppe Riva)是意大利米兰圣心天主教大学人文技术的实验室主任,二十年来一直在研究虚拟现实技术在心理健康方面的应用。他回应说:“当今科技和社交媒体使用带来的关键问题之一是,它们侵蚀了我们对社区的感知。因为正如我在《抗击新冠肺炎:智能办公和远程学习背后的神经科学》一文中解释的那样,技术没有考虑到使用不同的同步机制,来缩短在线交流的个体之间的距离。

“研究表明,在新冠疫情管控期间,经历远程学习和办公的个体感受到更多的疲劳、焦虑、担忧和不适。这种经历会导致实体社区的显著削弱——人们变得更孤独,更倾向于个人主义。人们希望,未来的元宇宙能够通过使用VR和AR将数字和物理领域连接起来,真正创造出混合型社区。在其中,我们可以在神经学上感受到与真实物理场所相同的同步机制,而不会像如今的在线空间这样局限。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将不会再体验到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的分离,我们会感觉到我们是在一个混合的环境中工作和学习,几乎没有任何边界。当然,这也将改变我们认为的‘真实’,因为一切数字事物在我们的脑海中都将像实物一样真实。我们对现实的理解将会发生重大变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