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明星和傻脸霉霉同期出道15岁被性侵靠吸毒疗伤堕落至今?


迪士尼电视频道出过许许多多的童星,比如1992年出生的麦莉、傻脸赛琳娜,以及Demi Lovato“呆米”。

三个同龄的姑娘,各自的电视剧和音乐作品都可圈可点。但近十年,离开迪士尼后的她们,人生境遇大不相同,经历了许多变故。

麦粒从“玉女”转型引发广泛争议,傻脸患病换肾,而呆米,她的演艺生涯和个人生活,可以用危险过山车来形容。

这十年,呆米经历发胖、嗑药、吸毒濒死捡回一条命,以及各种因为引战发言被群嘲。

前段时间的纪录片《Demi Lovato: Dancing with the Devil黛米·洛瓦托:与恶魔共舞》里,详细讲述了过去几年她的经历。

呆米来自一个破碎又重组的家庭,父母在她2岁时离婚,母亲再婚后,她和亲生父亲没有过亲密的联系。

2013年,呆米的父亲在常年的药瘾中暴毙身亡,死亡至少一周后才被人发现,尸体已经腐烂。

她在纪录片里说:“我很想和他亲近,但因为他是瘾君子,家暴我妈妈,我很恨他。为了保护我自己的生活,我和他断了联系。”

母亲再婚后,呆米跟着家人在德州达拉斯长大,7岁开始学钢琴,10岁学吉他,并开始在儿童电视节目《巴尼与朋友》出镜。

15岁那年,她成功试镜迪士尼频道,出演《摇滚夏令营》、《公主保卫战》、《加油!桑妮》等剧集。唱跳演并行,很快成了和同期的麦粒、傻脸一样知名的少女明星。

可是,也是这年,呆米被其中一部剧集里的男演员了。今年3月的纪录片里,呆米说:“同剧的一个男演员,以喜欢我的名义,了还是处女的我,后来他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和我搭戏。”

爆炸性的揭露后,一直有媒体猜测犯的身份,但呆米说对方已经没有活跃在演艺圈。

因为强烈的羞耻感,呆米患上暴食症,经常自残,并染上药瘾。因为成名太早,她在学校经常被同学看不惯找茬,最后退学在家里念书。

与呆米每况愈下的精神和身体状态对比的,是不断累积的工作。直到2010年,她在乔纳斯三兄弟的巡演后台,打伤一位女舞者(据传是对方发现她嗑药),公司和家人将她送进了戒断所。

从这时起,呆米的药瘾毒瘾,还有出格言行的问题,成为她演艺生涯最为人知的注解。

刚开始几年,她写文章、拍康复纪录片,主动在戒断所住了一年多的时间,2017年时还发了“戒毒成功五年”的纪念帖,获得不少支持。可实际上,呆米依然没有戒干净,经常在私人飞机上、厕所里偷偷嗑药吸毒。

过量吸食的后果,除了精神状况不佳,也影响了业务能力。舞台伤意识不清,唱歌质量糟糕的问题,始终无法解决。

但工作是不能停的,曝光是不能断的,断掉就是金钱的损失,经纪公司和团队,呆米都得负责。

20岁出头时,呆米、傻脸、麦粒、霉霉四个女生经常出席相同的活动,友好合影什么的,看起来挺和谐。

不过暗波涌动,呆米和霉霉都和乔纳斯兄弟的Joe交往过,而霉霉后来也和傻脸成为了好友。曾经有狗仔问呆米傻脸的情况,她直接黑脸回:“问Taylor。”

2016年的时候,霉霉为唱过《Tik Tok》的歌手Kesha钱婆捐款25万美元,支持她打官司告性侵自己的制作人Dr.Luke。

呆米发表多条推文,隔空讽刺“有些人只做表面工夫而不是干实事”,让霉霉粉丝,包括路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一年,金·卡戴珊曝光经过剪辑的侃爷和霉霉的通话录音,导致霉霉被全球网暴,呆米跟着一批名人也发推讽刺,说自己超爱卡戴珊。

因为暴食症导致身型变化,呆米很挣扎体重,一直喊话大家要对身材宽容。但转过身,当年演员Zendaya和芭比公司合作推出专属娃娃后,呆米直接“身体羞辱”对方,说她太瘦,芭比公司不该继续推崇这种概念。

不少推友立刻为Zendaya说话,说呆米是典型的双标,可以接受自己的胖身材,却对天生的瘦子恶语相向,非常有病。

因为口无遮拦,加上药瘾毒瘾导致的观感不佳,讨厌呆米的人不少,经常在社交媒体上讽刺她糊,还发各种表情包。

2018年6月21日,呆米发行新歌《Sober清醒》,坦白自己坚持六年后复吸毒品和药物。

一个多月后,7月24日,助理发现了她吸食过量,在家昏迷不醒。送抢救后,医生认定,除了,呆米体内还有大量的芬太尼,再晚五分钟就会暴毙。

呆米在纪录片里回忆了那晚。最终嗑药濒死那天,呆米在前来聚会的朋友面前表现地非常快乐,但她们一走,立马叫了毒贩来家送货,对方不仅和她一起嗨,还在呆米意识模糊后实施,最后逃之夭夭,留她等死。

“我的脖子插管透析血液之外,中风多次,心脏停跳一次,还有大脑损伤,影响了视力。”助理歇斯底里地报警,要求不要响警笛的录音很快被八卦网站扒出,呆米吸毒过量的新闻,让她成了当年谷歌搜索榜次数最多的人物。

她在纪录片中回忆,濒死前三个月,经纪人严控她的饮食要求减肥,掌控她生活大小事包括银行账户的工作人员,从未真正提供她想要的心理帮助:“他们说我自私,毁掉了所有人的辛苦努力。”

从18岁那年后台殴打舞者后住进戒断所开始,到2018年嗑药濒死,呆米人生中最珍贵的黄金日子,都与毒品药物共度。

年少时遭遇,触发暴食症和自残,最后接触药物毒品,私人生活就像标准的好莱坞堕落指南,每一步都踩到雷区。

老话讲“天助自助者”,这么多年,呆米也不是没努力,但多次复吸的后果,一次比一次更加严重。伴随着这些糟糕生活的,还有体重的反复,身型的变化。

感情方面,呆米也在坐过山车。2020年7月,她宣布和演员男友Max Ehrich订婚,大方晒了钻戒。

谁想到,仅仅三个月后,呆米主动解除婚约,说两个人的关系就像“假广告”,根本没搞清楚状况就下了决定。消息出来后,前未婚夫被拍到独自一人坐在海边流泪…也是真的惨…

也许,对于呆米来说,当一个人自我厌恶到极点时,旁人无论怎样地想帮忙,都无法使力,更别提终身大事了。

如今带着回归“清醒”标签的纪录片播映后,很多观众又再度对呆米关看待药物的方式感到困惑。

呆米谈到自己现在对待药物的态度,表示自己是“节制用药”,因为“一旦暗示自己不会再喝酒抽烟之后,我都会再做。” 除此之外,她还公开了自己“节制吸食”的事实。

这些说辞,引起了很多争议,甚至连欣赏呆米的艾尔顿·约翰都在纪录片里说:“抱歉,如果你喝酒,那么就会喝更多。如果你嗑药,那就会嗑更多。只有做和不做的选项。”

这么多年,她不断地把自己的“黑历史”用作灵感,然后创作讲述痛苦的作品。虽然但是,性格决定命运,这么恶性循环反复十年,真的有些讽刺…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